服务热线:

010-67027507


图片展示

"价格屠夫"提前来了,5G手机起售价击穿2000元

浏览:280 发表时间:2019-12-16 14:35:25 来源:网易科技

5G手机价格屠夫提前杀到。

12月10日,周二,小米公司宣布的Redmi品牌线5G手机起售价击穿了2000元,与四个月前iQOO发布的5G手机最低价相比,几近折半。此前多家分析机构和厂商所透露的产品路线图显示,2000元本应该是2020年末5G手机的最低价,此时比预期提早了近一年时间。作为Redmi操盘手,总经理卢伟冰声称,其将采取最激进的5G市场策略。

Redmi新产品采用了高通同款最新的5G集成芯片,其直接拉低价格策略令整个市场措手不及。产业观察人士付亮告诉新京报记者,iQOO价格公布后,多款手机不得不调整营销策略,甚至取消了在国内市场的发布计划,而现在Redmi又把价格大幅拉低,发布会定在12月的品牌都将受到冲击,受影响最大的是一直打着“骁龙765G”首发口号的OPPO。

芯片的使用和产品的价格早已在手机产业中成为一种正向关联。这意味着,全球出货量第四的小米公司或第二次令联发科的高端计划受阻。一位第三方机构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厂商一旦将采用高通的手机价格定位低于预期,那么作为直接竞争对手的联发科的定价只会更低。

从全球市场份额来看,IDC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高通排在首位,份额为30.1%,联发科紧随其后,份额为24.3%。面对2020年5G真正开局之年,联发科将最新技术集成进新一代5G芯片产品,并且在发布时间上抢跑四天,有意向上冲击,与高通分羹而食。然而,目前来看,这一场龙虎之争或再生变数。

互攻腹地

高通降价,联发科定制

2019年12月初,几大手机终端厂商齐聚夏威夷茂易岛。他们目的只有一个,参与高通骁龙技术峰会,获得高通最新产品的第一手资讯。官方披露的消息显示,高通公司总裁安蒙(CristianoAmon)、全球产品市场副总裁莫珂东(DonMcGuire)以及移动业务总经理AlexKarouzian悉数到场,为产业答疑解惑。

在首日的主题演讲中,安蒙表示,接下来几个月会看到一系列新品的发布,5G在全球扩展真正实现规模化。在峰会期间,高通宣布旗下旗舰级的骁龙865和定位于中高端市场的骁龙765产品将同步商用。后者一改“外挂”的方式,采用了集成式芯片。该公司高层披露,将在2020年晚些时候发布600系列芯片,进一步降低市场价格。

作为市场上的竞争对手,联发科也期望借助5G进一步扩展份额。该公司总经理陈冠州告诉新京报记者,在5G爆发的第一波,联发科期望市场份额超过4G时期。近年来,联发科大幅提升研发支出在营收的占比,2019年这一数字已逼近24%。与此同时,联发科也将其在中国大陆的市场部门大部分员工转移至深圳,这被解释为离客户更近。

11月底,联发科发布了5G芯片“天玑1000”。多家手机厂商以及电信运营商的终端部门负责人都表达了长期合作的意愿。其中OPPO副总裁、手机产品事业部总裁尹文广更是提到了参与芯片定制。对于“定制”,联发科高层表态这是和重要客户关于创新的探讨,其将交由客户选择不同的方案组合。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蔡力行表示,“在5G上,我们绝不落后其他对手”。有半导体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高通的强势,令很多手机厂商需要寻找替代方案,而联发科是其中一个选项。

尽管这一市场上的玩家并不只是高通和联发科,但对终端厂商而言选项并不多。

多数受访分析师表示,三星与vivo联合定制5G芯片的模式目前来看是个案。不过,StrategyAnalytics手机元件技术服务副总监SravanKundojjala告诉新京报记者,三星对基带芯片却比较认真,试图通过魅族和摩托罗拉向三星手机以外的市场扩张,成为替代选项。但考验三星的是能否在市场上真正赢得客户,vivo方面也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该公司目前也在探讨不同的芯片方案选择,并不只有一种方案。

除此之外,华为海思的5G芯片目前尚未直接在市场销售,与苹果一样皆为自用。SravanKundojjala表示,华为对追逐外部客户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该公司最近透露了向外国公司开放其5G技术的计划,但尚未有市场反馈。

突破解围

5G面对需求、外挂、产能、功耗等多个关卡

尽管5G的发展超出了外界的预期,但对于市场的规模,几乎所有从业者都在思考。IDC分析师王吉平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机构预计2020年,3500元人民币以上的Android手机将普遍支持5G,而2400元人民币至3500元人民币之间的5G手机也将达到50%,两者相加将有1亿部的量,而全盘市场约为3.7亿至4亿部。事实上,即使最乐观的行业人士对5G的预测,也只是全盘市场的八分之三,不足一半。

对高通而言,Android旗舰机型的销售正在遭遇苹果的冲击。与前几代颇受创新匮乏争议iPhone不同,苹果新一代iPhone11系列的销售正在拉动新一轮增长。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报告指出,iPhone11系列是近五年来苹果最受欢迎的机型,全球热销程度堪比iPhone6系列。开始并不看好其销量的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也上调了该系列的销量。多数受访行业人士认为这一增长将持续至2020年下一代产品发布前。

硬币的另一面,由于高通旗舰级5G产品仍采用“外挂”的方式,一位关注最终销量的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对想用这款芯片的厂商提出了要求,只有大厂才能够用与高通合作“定制”的方式将这款芯片应用在产品中。因此,上述因素导致高通必须要打破以往和联发科划江而治的格局,向下试探。由于高通自带的品牌价值加持以及从3G开始构建的合作伙伴圈,这些使得其“下行战略”相当奏效。

然而,对高通而言,2020年并非一路开挂的一年。芯片“外挂”设计也成为竞争对手指责的焦点,安蒙的解释是这为了保证处理器和基带各自的性能,而且这是一整套元器件的整体配合。不过,有分析师指出,这或与其生产安排有关,“外挂”的800系列是由台积电代工,而700系列则由三星代工。

由于高通是设计公司,生产需要下游的支持,产能将是其最大的考验。一位受访行业分析师表示,由于芯片需求日益多样化,代工厂生产排期的争夺将会更加紧张。

另一个困境是为了应对5G大带宽应用的需求,高通在其旗舰级产品上提升了多项性能,包括每秒处理20亿像素的ISP,8K视频编码能力,支持数据在云端实时处理的第五代人工智能引擎,以及对游戏性能和图像处理能力的优化。上述分析师表示,尽管高通提出了新的电池管理方案,但上述这些性能的提升也将对其芯片的功耗提出挑战。

Gartner分析师盛陵海表示,高通对高端芯片的路线图其实都是根据5G市场发展预期来制定的,但其自身可能也并没有预料到中国5G的发展速度如此之快,所以为了应对市场的需求,需要尽快推出700系列的产品。

高通的方向,联发科也在全力打造其冲向高端市场的产品。陈冠州称,联发科已为旗舰级芯片研发投入了1000亿元新台币,并采用了台积电7纳米的先进制程工艺,同时结合了自身以往多项研发成果,包括AI相机升级和游戏体验优化。但这也意味着,高通面临的产能问题以及功耗问题,联发科同样会遇到。

由于市场品牌溢价和惯性,联发科需要更多品牌厂商,尤其是大厂的支持。受访分析师表示,联发科的5G芯片价格已上涨至70美元,这对任何想要和其合作的厂商都是考验。因为一旦采用联发科的产品价格抬不上价,其最终的利润将会迅速缩水。但对想要切入高端市场的联发科来说,其又不得不高举高打,尽管这个时间窗口并不长。其所能抓住的市场机会可能仅存于最高至3000元人民币售价的产品区间。

不仅如此,联发科的高端计划可能并没有得到外界的认可。SravanKundojjala表示,联发科在“天玑1000”的CPU、基带和多媒体方面看起来很强大,但在人工智能的性能方面显得很弱,其可能在2020年获得一些旗舰级份额,但最终竞争的对象是高通的骁龙765,而不是骁龙865,也就是说,并不是旗舰级的直接竞争。

这也得到了另一些分析师的认可,高通将在700系列的产品上面对联发科等对手直接挑战,而且这个等级的产品一旦被厂商所接受,将带动高通的出货量,支撑起其营收。

竞争泛化

价格屠夫是否昙花一现?

与消费者对5G的期待不同,5G商用的前三年对上游行业来说可能风险巨大。王吉平告诉记者,2020年是存在多个变数的关键一年。一方面,芯片生产制程工艺技术进入较大变化的迭代期;另一方面,接下来将至少有三年的4、5G转换期,低资费用户尚未触及,而为了网络覆盖的基站建设仍在初期。也就是说,手机厂商的决策将更加谨慎。

自从2018年智能手机全球市场开始出现下滑,整个市场都在期待5G可以带来新的格局变化,不过,多数受访行业人士普遍认同市场新的机会已经不多,竞争将逐步聚焦在头部玩家及其衍生出的子品牌。一位分析师告诉记者,一些市场排名靠后的厂商或者子品牌可能会选择抢先发布产品,担当价格屠夫的角色,同时帮助核心产品清理早前抢到的芯片库存,以便核心产品可以跟上产业周期。

2019年2月,vivo宣布成立新品牌iQOO,独立运营售价在5000元人民币以上的产品。彼时,在大盘下滑的时候,Counterpoint显示,售价在400美元以上的高端产品占据市场份额22%,同时有19%的增长,好于大盘5%的下降。vivo此前布局未能足够满足这一市场。不过,2019年8月,iQOO发布5G手机时,最低配置版本价格下降至3798元人民币。

iQOO产品线总经理曾昆鹏告诉新京报记者,其无意担当5G市场价格屠夫的角色。iQOO是vivo2019年初宣布独立运营的面向互联网的旗舰系列,但渠道、研发和生产与vivo共用。这意味着,其在成本上有优势令整体售价下沉。不过,当时即有第三方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iQOO初期备货不多,赌的是初期尝鲜用户的带动,而只在线上销售,周转很快。

有了iQOO的开端,Redmi进一步拉低价格,多数受访分析师对此表示并不惊讶。不过,其中一位机构分析师告诉记者,低价策略只能是一时,对于小米公司而言,作为上市公司其需要保证一定的利润率。除非Redmi进一步完全与小米切割,否则都会对其财务报表产生影响。

但是,下游的激进策略,对于想要在5G开盘稳扎稳打的芯片厂商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与手机开发相比,芯片研发投入巨大,而且投资回报周期相对较长。手机厂商急于拉低价格,可能芯片质量、性能和产能尚未进入平稳期,即使面对供不应求的市场,其仍可能无法贡献预期的利润。

目前来看,无论是高通,还是联发科普遍都不会放弃4G产品线的生意,后者仍然占据着未来一年超过一半的市场。与此同时,芯片厂商和终端厂商都在开拓新的品类生意。

联发科已经做好了决心在5G网络开局之际,提升各个业务线的变现能力。其将人工智能技术引入电视芯片,改善电视画质;已投入6年的汽车领域将在车载娱乐设备和通讯模块获得变现机会,明年将有长期客户的产品量产。8月中旬,联发科高层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披露,其手机业务营收占比约为33%,而其他皆来自非手机业务。

不仅如此,其旗舰机芯片发布会前一天晚间,联发科与英特尔共同宣布在5GPC上展开合作。由联发科开发和交付5G调制解调器,英特尔将制定解决方案规格及跨平台优化和验证,并为OEM合作伙伴提供系统集成和联合设计支持。首批产品计划于2021年初上市,戴尔和惠普或将尝鲜。

在前述夏威夷峰会上,高通也进一步发布了两款PC芯片,其计划从中低端PC设备开始做起,逐步覆盖到更多价位段。Alex表示,高通已经使智能手机成为“装在口袋里的PC”,其也希望让PC平台获得轻薄设计、全天候在线和长续航的体验。作为尝鲜者,微软表态将对高通产品提供软件和服务支持,此前与高通定制开发处理器已用于发布过的SurfaceProX。

12月10日,IDC的市场预测论坛上,王吉平表示,一个不能现在公开的产品可能将在三年以后出现。显然,这是比5G更加令芯片厂商兴奋的机会。


图片展示

北京博思创想咨询有限公司

 

 

电话:010-67027507

传真:010-67027507

邮箱:bcxy@qq.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1号6号楼2307室

资讯中心


中国移动

中国联通

中国电信

中国通信

网站导航


首页

关于我们

资讯中心

联系我们

北京博思创想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京ICP备18105678号  网站地图